今日CBA广厦vs北京、吉林vs广东在线视频直播!
看完这6张图就知道为什么我们足球踢得那么臭篮球打得那么菜
大家都不愿意承认国足菜等事实但哪怕是我心里都抱有一丝侥幸
NBA复赛首秀!某讯体育态度骤变球迷用行动支持NBA
非法转播NBA赛事被判赔800万元
NBA 2021-2022赛季揭幕战 比赛看点全知道!
NBA赛程:2022-2023赛季15场必看比赛
2022 年 NBA附加赛:赛程和规则解释
中超赛程公布鲁能首战大连 前期赛程面临巨大考验
2022中超联赛第一阶段赛程公布:6月15日、7月8日上演武汉德比…

北京市体育局局长赵文:做好冬奥场馆利用提升冰雪运动水平

北京市要发挥冬奥专业场馆、社会场馆和学校场馆多重叠加的效应,来加速冰雪运动推广普及和水平提升。——北京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赵文

过去五年,在北京冬奥会的机遇之下,首都体育事业迎来快速发展。一座座冰雪运动场馆拔地而起,无数年轻人走上冰场、走向雪场。群众体育运动得到广泛普及,滑板、飞盘、桨板等新兴运动随处可见。

北京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报告提出,北京将充分用好物质、文化和人才遗产,实现冬奥遗产利用效益最大化;落实场馆赛后利用计划,积极引入高水平赛事,推动场馆向社会开放;大力发展冰雪产业,带动更多市民群众参与冰雪运动。对于过去五年首都体育产业的发展以及后冬奥时代,北京将如何利用好冬奥遗产、持续促进市民健康、加快推动首都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等话题,党代表、北京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赵文在党代会期间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

赵文:第一,群众体育得到了持续普及和推广。群众体育是所有体育的基础,体育的最终价值取向是增强人民体质,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十三五”期间,北京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第一次超过50%,达到50.18%。“十四五”期间,我们的目标是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达到53%。

参加体育锻炼人口提升,意味着我们要加强全民健身设施建设,助力群众健身休闲。“十三五”期间北京市累计建成1910处多功能场地、216公里健走步道,创建166个全民健身示范街道和体育特色乡镇,新增社会足球场地717块,每万人拥有足球场地数量达到1.07块,全市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 2.57平方米。目前,全市共有室内冰场58座、冰面数量97块,其中1800平方米以上的标准冰面数量49块。“十四五”期间,我们的指标设定是人均达到2.82平方米,为群众解决健身难、健身贵、健身不方便等问题。

健康意识更加深入人心,也激发了全民健身新需求。北京市的体育赛事在过去五年间得到了长足发展,基本上“日日有活动,周周有赛事,年年有运动会”。同时我们也加强了群众健身的科学指导。过去五年我们完善社会体育指导员培训、使用、管理、服务工作体系,完成2100人次的培训任务。社会体育指导员可以指导百姓怎么使用器材、如何通过运动干预的方式来缓解病痛等。

第二,竞技体育方面,过去五年在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两个重大国际赛事上,北京都为国家做出了应有的贡献,金牌的贡献率依旧保持前列。

第三,体育产业的发展方面。围绕北京四个中心定位,北京体育产业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因为体育产业属于投入产出大,社会效益高,同时提升身体健康水平,是北京高精尖经济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体育产业近些年受疫情影响较大,但整体态势依然良好。五年前北京体育产业大致相当于北京GDP的1%左右。2020年占比有所减少,但绝对值还是增加了。这方面我们要更加努力,尤其在高端体育赛事、体育会展、体育休闲、体育健身、体育装备制造等方面都要推动更好地发展。

新京报:体育运动走进校园是很多人关心的事情。一些竞技体育项目也面临青年人才青黄不接的情况。北京市在竞技项目青少年人才储备方面,有怎样的布局和思考?

赵文:我们坚持不断夯实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因为只有后备,才能保证项目的可持续发展,保持住水平。青少年后备人才培养首先得满足青少年全面发展的需要,北京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应在传统人才培养模式的基础上,通过积极推进体教融合,增强青少年身体素质,实现后备人才培养的厚度。因为我们希望那些有运动天赋的孩子受到最好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为他们运动职业生涯后的职业发展奠定坚实的知识结构,这样才能吸引源源不断的青年人才。

新京报:近期,越来越多的新兴项目在年轻群体中流行,比如飞盘、腰旗橄榄球、桨板等。对于这些新兴项目井喷式发展所引起的矛盾(如场地),从体育行政部门的角度,将会有什么样的化解措施?

赵文:通常当一个运动项目达到一定规模,就会被纳入奥运会。如今攀岩、滑板、街舞、小轮车等都已经成为奥运会新兴项目。对于纳入奥运会的项目,我们会进行备战布局,汇聚北京市高水平的业余青少年选手,通过更系统、专业的训练,培养他们成为专业选手,能代表北京、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争取好成绩。那对于还没有列入奥运项目,且在青少年群体中成为时尚潮流的运动,比如飞盘等,我们鼓励区级体育行政部门、社会组织进行推广布局。第一,最好有安全规范标准,可以避免危险发生。第二,鼓励为大众提供更多场地资源、教练资源、安全保证等支撑。由于土地稀缺,政府提供的都是基本的、公共的免费健身资源,更强调通用性,从小孩到老人都能用。在具体项目上,我们也会按照对青少年覆盖层次从高到低来考虑,比如优先考虑足球、篮球等场地。

但我们也在反思,是不是在群众体育场地的设施建设中,也要考虑到不同健身人群的需要,提供更多个性化场地资源。比如,老年人可能需要健身步道、广场;青少年则更需要滑板U型槽、飞盘场地等。所以在今后北京新建的体育场地设施建设上,我们也会更多考虑青少年个性体育需求,提供多元化的场地设施。

4月20日起,“鸟巢”试运营“双奥”主题旅游精品体验线路,冬奥会志愿者在颁奖台拍照留念。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赵文:首先,北京涌现出一大批世界水准的冰雪竞技场馆。无论是普及冰雪运动,还是开展高水平、国际冰雪赛事,都具备了很好的场地设施条件。其次,冬奥会的备战和成功举办使北京在竞技体育上补齐了冰雪运动的短板,实现夏、冬项目的均衡发展。此前,北京运动员在冬奥会上最好的成绩是第六。在冬奥会筹备期间,北京集中发力,布局了6个大项,12个分项,69个小项的比赛。在北京冬奥会上,我们取得了2金1银,是北京运动员的历史性突破。

新京报:在普及冰雪运动过程中,我们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后冬奥时代应该如何更好地普及?

赵文:在体育项目的发展过程中,推广普及是相对比较容易的环节。瓶颈主要是,首先,顶级冰雪运动人才还是稀缺资源。我们必须努力培养出成批的国际冰雪运动员。其次,冰雪运动能否有后备人才,实现可持续发展。对于今年北京运动员参加的6个大项比赛,现在我们一点也不敢放松,反而要加速提升水平、提升能力、持续奋斗,真正让北京在冰雪运动上站稳脚跟。

一个好消息是,位于延庆的北京市冰上训练基地已正式为北京市运动员服务。北京高水平的孩子可以通过区级后备队、市级后备队进入冰上训练基地进行专业化训练。这个基地一共有八块冰,满足了绝大部分冰上项目的训练要求。

新京报:北京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报告提出,后冬奥时代要将冬奥遗产利用效益最大化。我们将有怎样的举措?

赵文:冬奥会的遗产,主要是物质、文化、人才等几个方面,特别是场馆的利用。

第一,我们将在冬奥场馆布局更多的国际冰雪体育组织、高水平赛事。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在每一个奥运场馆都布局一个世界杯级别以上的国际赛事。对此我们已经做了很顺利的接洽。

第二,北京市也要举办一些群众性体育比赛,包括青少年比赛。我们希望更多人,特别是青少年走进奥运场馆,体会奥运赛场氛围,同时以场馆作为冰雪项目的助推器,更好地普及、提升冰雪运动。

第三,场馆本身也要做好面向社会大众开放服务工作。主要以商业开放为主,满足冰雪运动爱好者的个性化消费需求。同时本着体育惠民的原则,我们也鼓励北京市行政区内所有奥运场馆,定期向社会公众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让更多市民体验冰雪项目魅力。

第四,我们也要结合实际,做到夏季项目、冬季项目的运营互补。像高山滑雪赛道,夏季会有一些休闲体验性项目,例如游览观光等。总而言之就是做好场馆的后续利用,给市动健身和旅游休闲提供更多选择。

我们要发挥冬奥专业场馆、社会场馆和学校场馆多重叠加的效应,来加速冰雪运动推广普及和水平提升。

1月25日,什刹海,花滑小选手表演《你就是奇迹》。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新京报:刚刚修订通过的《体育法》提到,建立完善经营高危险性体育项目、举办高危险性体育赛事活动的行政许可制度。北京市体育局有哪些具体的措施?

赵文:目前,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高危险性体育项目有四个,滑雪、游泳、潜水、攀岩,举办这些项目运营要申请行政许可。新修订的《体育法》又增加了举办高危险性体育赛事活动,也要申请行政许可。这些项目危险性高、专业性强,从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角度来讲,需要建立完备的、专业的设施管理和服务,相关项目经营和体育赛事举办行政许可制度已写入新的《体育法》。就北京市体育局来讲,我们将坚持认真学习贯彻《体育法》有关规定,按照国家体育总局有关要求,进一步细化落实行政许可制度,完善地方标准,履行行业监管职责,严格督查检查,确保这些项目在安全有序的基础上开展,切实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新京报:由于疫情等原因,如今很多体育企业面临生存困难。北京市体育局会有怎样的帮扶计划和措施?

赵文:疫情确实给体育行业带来较大冲击。在帮扶方面,国家和北京市都对中小微企业出台了全方位的普惠性的帮扶政策。从行业部门来讲,首先是做好国家和北京市相关政策的宣传工作,帮助体育企业了解并享受相关政策,协调帮助他们对接相关部门机构。从市体育局自身来讲,我们按照市政府出台的45条帮扶措施,重点做好推进线上健身、促进体育消费工作,助力北京消费信心的提升;同时,积极策划筹备2022年“8.8北京体育消费节”活动,搭建体育服务企业和消费者的平台,助力体育消费升级。我们正在积极组织银企对接服务,帮助有资金需求的体育企业尽快获得银行贷款和金融扶持。对租赁体育系统房产的中小微企业,按规定减免房租。虽然力度有限,但我们会在能力范围内尽力帮助体育企业纾困。最重要的,还是做好精准化疫情防控指引,安全有序推进体育企业复工复产。比如青少年线日已经开始陆续恢复了。后续我们会根据疫情发展变化,更严格、更科学地指引体育企业进行精准疫情防控,持续推进复工复产。

新京报:竞技体育方面,北京市在20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和2026年米兰冬季奥运会上有什么样的人才布局?

赵文:我们对夏季项目构建了科学合理的项目层级。排在第一位的是北京市的优势项目,例如乒乓球、羽毛球、体操、跳水等。我们要确保这些项目拿冠军、出成绩、可持续发展。排在第二位的是重点项目,我们希望通过努力让更多项目能够进入优势项目领域,为国家做更多贡献。此外就是一些新兴体育项目。过去,北京市没有专业的攀岩、滑板、街舞队伍,也没有教练、场地资源。现在,我们要采用联合共建的方式,通过项目协会等汇聚更多优秀的运动员、教练员,北京市体育局派出专业的管理团队,这样能够比较快地提升北京在这些项目上的水平,力争在奥运会上获得好成绩。

冬季项目上,我们将进入北京冬奥会前8名的项目,都归类为北京市的优势项目,要对其进行更科学、更专业、更系统的训练,保持运动员水平得到持续提升。在这些项目上,我们也在持续跟踪一些年轻运动员,挖掘“冰上苗子”,特别是花样滑冰、短道速滑等,还是希望更多年轻人能为国家争得荣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